当前位置:主页 > 中央空调维修 >

他留了下来甘愿给聋哑孩子当好音乐“节拍器”

发布日期:2022-05-13 12:49   来源:未知   阅读:

  在2022年北京冬残奥会开幕式上做过舞蹈指导,带队获得过两项世界冠军,大学时期多次获得过全国舞蹈大赛金奖,但34岁的他只想在武汉市第二聋哑学校做好一名舞蹈老师,甘愿给聋哑孩子当音乐“节拍器”。他叫李桢。

  李桢2010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音乐学院舞蹈教育专业。大学时期,他多次获得全国舞蹈大赛金奖,再加上他是非常少见的舞蹈男生,毕业后他收到了湖北省歌舞团、湖北省职业艺术学校等单位的邀请函。远在山东老家的家人,也盼着他回家乡工作。然而,他都一一拒绝了。

  扎根聋哑学校,是因为他脑海中有挥之不去的画面。即将大学毕业的李桢受邀到二聋校帮忙排练舞蹈。晚饭后他提前来到舞蹈教室,看到一群孩子围坐在音箱旁边,一个个把耳朵都贴在音箱上面。此时,教室里却只有巨大的噪音而已。

  原来,学生们是想在排练前感受一下音乐的旋律和节奏,可是不小心将音箱调成了收音机模式。他们不知道音箱发出的只有刺耳的噪音。

  李桢的心颤抖了一下,红着眼走上前帮学生们调出音乐。“他们对艺术那种纯粹的向往,深深地打动了我。”李桢说,他当时就下定决心,要留下来,要帮孩子们圆梦。于是,他成为二聋校唯一一名专职舞蹈教师。

  当时,他第一次与听障孩子接触,在手语老师的翻译下,舞蹈排练进行得还算顺利。但后来,他发现一切远非想象的那样简单……

  当老师之后,李桢上课的时候没有了翻译老师,因为手语不熟练,导致课堂效率低,孩子们注意力不集中,课堂甚至乱成一锅粥。李桢着急却想不出办法:“我记得有一次上课失败后,我极为沮丧,把自己关在休息室里不愿出去,我想到了放弃,念头很强烈。”

  “突然,一只小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名有些先天愚型的听障学生站在我身后,什么没说,什么没做,只是对着我微笑。”这一刻,李桢觉得世界反转了。他感觉自己才像个孩子,而这名学生却像个成年人,似乎在用沉默的微笑告诉他:不要着急,一点一点来,你一定可以!

  被这一刻深深感动的李桢,开始疯狂地工作。他住进二聋校的职工宿舍,最新版《国家通用手语词典》收录了8214个词汇,李桢在两个月内几乎全部掌握。李桢负责全校一年级到高三的律动课。感受律动是每一个舞者最基础的能力,为了统一听障孩子们对音乐节奏的把握,练舞时,李桢总是高举双手打拍子、做提示,手指和手臂的挥舞变化在每一次指挥中都变化近千次,李桢高举的双手就像二聋校孩子们跳舞的节拍器。但高频度地重复几千次的动作,让他每天下班后双手都难以抬起。如今,年纪轻轻的他竟落下了肩周炎。

  工作12年来,李桢带领学校艺术团共获得国家级奖项11个,70余名学生凭借特长加分考入理想的大学。2018年,他和孩子们参加在意大利举行的国际啦啦操公开赛,作为唯一的一支残疾人参赛队伍,勇夺高中组集体花球和双人花球两项世界冠军。

  2022年3月4日晚9时11分20秒,由5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听障女孩和40名北京体育大学健全女学生承演的《冬残奥圆舞曲》在北京“鸟巢”上演,李桢站上舞台用手语指挥了这场艺术盛宴。

  武汉市第二聋哑学校校长刘辛说,这些年来,李桢有很多机会去更高的平台,但他都一一婉拒了。“以前我们的律动课就是用简单的鼓面击打来指挥,李桢来了之后用手势打出的节拍来控制节奏,未来我们希望李桢能实现让孩子们对音乐有更多更细腻的感知。这就好比吃饭,我们不仅要让孩子们吃饱,还要让孩子们吃好。”武汉市第二聋哑学校党委书记霍国举说。2021年7月,李桢赴京参与全国聋人教育律动教材编写。

  如今,李桢成立了创新工作室,他有一个新的想法。他希望可以通过用卡通片的形式将“音乐可视化”。以通感和聋生视觉代偿的特点,用新的形式将音乐带给听障学生。“也许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有很远的路要走,需要很多音乐和美术方面的人才以及经费的投入,但只要能在特殊教育的进步中起到积极作用,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也是值得的。”李桢说。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衡水华轩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2021糖业科技创新高峰论坛(中国·广西)成功举办